欢迎进入济宁市政协网! 站内搜索:
扫描二维码
进入公众号
My JSP 'top.jsp' starting page

学习园地

首页>学习园地
泰山作证

发布时间:2019-09-29   浏览量:104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人民文学》杂志、《大众日报》等以较大版面发表了杨义堂撰写的报告文学《泰山作证》,讲的是一家位于我市的科研机构——山东省第一医科大学所属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70 年来防治黑热病、丝虫病、疟疾等三大寄生虫的感人故事,反响十分强烈。这也是我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的鲜活教材。 

三位老所长中的王兆俊生前是原全国政协常委,仲崇祜和程义亮生前是原山东省政协常委。

  

泰山岩岩,巍峨壮观,层峦叠翠,气象万千!

泰山,这座耸立在山东中部的雄伟山脉不仅是齐鲁大地的标志,也是中华民族在困难面前不屈不挠、顽强斗争的精神象征。

一个建国初期成立于泰山脚下、专门消灭肉眼看不见的微小寄生虫的科研机构,伴随着新中国七十年的伟大历程,一代又一代的科研工作者在艰苦的环境里顽强拼搏、无私奉献,创造了以省为单位在全国率先基本消灭黑热病、丝虫病、疟疾三大寄生虫病的奇迹,为中国率先基本消灭三大寄生虫病提供了经验,也和世界分享了防治三大寄生虫病的成就。

2019年夏天,我来到泰山脚下的山东泰安市范镇孙家埠东村原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黑热病防治总所旧址,听村里的老人们追忆新中国第一代寄生虫病专家在这里治疗黑热病的故事,看着当年的患病儿童如今已是白发苍苍,子孙满堂。

我也来到位于泰山之阳、运河之滨的济宁市,走进现在的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所属的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当年曾经享誉全国的三位老专家王兆俊、仲崇祜、程义亮等都先后驾鹤西去,他们的黑白照片已经微微泛黄。

听着人们一遍遍讲述当年“送瘟神”的感人事迹,我的思绪一次次跨越了岁月的长河,翻过泰山上的云朵,飞回到当年科研工作者和人民群众一起防治黑热病、丝虫病、疟疾等三大寄生虫病的火热的年代里——

送走黑热病“瘟神”

从泰山向东走大约40公里,有一个叫孙家埠东村的小村庄。1950年初夏,麦子快要成熟的时节,村西的官道上走来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穿着白色裤褂,背着一个红十字的药箱,他个子不高,面色白皙、梳着大背头、戴着金边眼镜,真是风度翩翩!

听说治“大肚子痞”的大专家来了,村里得病的人都扶老携幼赶来,就连邻乡邻村的人也赶来了,角峪乡郗家官庄的王昌俊老汉听亲戚说来了大专家,拉着大的、抱着小的,带着五个得病的孩子趟过牟汶河,来到孙家埠东村,要求给孩子看病。

王兆俊给生病的孩子一一检查完病,他对穿军装的干部们坚定地说:“我们黑热病防治总所就选在这里!这里生病的百姓最多,对于我们是有些不方便,但是,百姓们看病方便,我们了解病人的情况也方便。”

1950年5月初,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黑热病防治总所就在泰山脚下的小村庄——孙家埠东村成立了。

王兆俊是江苏苏州人,1911年出生在一个中医家庭。1929年考取了中央大学医学院,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上海当医生。1948年春,王兆俊通过中央大学申报世界卫生组织的奖学金,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专门攻读寄生虫病学,于1949年4月取得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老师和同学劝他留在美国工作,但他想到祖国刚刚结束战乱,人民急需医疗救助,就一一婉言谢绝。在归国途中,他取道意大利、埃及、印度等国进行考察学习。当时,台湾中央大学要他尽快去台湾。

1949年底,王兆俊冲破各种阻挠,经香港辗转回国。卫生部让他到国内的高校任教,京、津、沪等大城市任他选择。

王兆俊在出国之前已经结婚生子,妻子是他在中央大学读书时的同学,在他去美国之后,妻子从上海来到湖北武汉工作。得知丈夫回国了,也盼望他回到武汉,全家团聚。

王兆俊得知山东省黑热病最为严重,却执意来到山东省从事黑热病的防治研究。

为了掌握黑热病流行情况,他带领防疫人员深入各个疫区,没有汽车,他就背着药箱靠步行挨村逐户查访病人,经常一天走五六十里路。当时农村的条件很差,他与大家一起住农民的茅屋,没有办公室和实验室,他就把村内的小庙改造成实验室和门诊部。患者多,就白天看病做实验,晚上点上煤油灯,在灯下整理调研材料。

经过两年的检查摸排,查明山东省所有的135个县区均有黑热病流行,全省约有20多万病人,占全国总病人数的三分之一还要多。

当时治疗黑热病的药是一种进口的五价锑针剂,价格昂贵,打一针就需要1900斤小米的价格,一般人根本治不起。王兆俊和山东新华药厂的技术人员一起试制这种针剂。在试制过程中,他承担临床试验工作,他又深入到各个疫区,认真搜集病人打针后的反应情况,不断提出改进意见,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终于制成每毫升含锑100毫克的浓缩溶剂,他使用这种针剂试治了1500名病人,证明比进口药还要疗效高、毒性小,一种中国自己生产的黑热病特效药——斯锑黑克诞生了!

王兆俊经过无数次的反复测验,证明用6天6针的治疗办法,对病人进行静脉或肌肉注射斯锑黑克,治愈率高达99%,且使用方便,价格低廉,安全可靠。卫生部经过论证,决定在全国推广这种斯锑黑克针剂,而且全部由国家出资,对黑热病人全部免费注射,大大加速了中国黑热病防治工作的进程。

来到山东以后,王兆俊就全身心地投身到黑热病的防治工作中了,几年间,他竟然一次也没有去武汉探望妻儿。在妻子对他下最后通牒的时候,正是他日夜研制斯锑黑克的日子,妻子得不到他的回复,决定和他离婚。从那以后,他就把这种失去妻儿的痛苦埋在心里。

王兆俊这位从国外回来的享受部级待遇的大专家,长期在山东乡村生活,由于不适应北方冬天寒冷的气候,他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可是,他仍然一如既往地忙着防治黑热病的工作,忙着编写《黑热病学》和各种讲义,以至于病情逐渐加剧。到了后来,他走路时一瘸一拐,手也严重变形,很难握住一支钢笔了。

1958年,经过卫生部专家验收,山东省黑热病患病率已降至3/10万,基本消灭了黑热病,为全国树立了榜样。自1959年至1971年,监测患病率又降至了0.01/10万,1971年以后未再发现新发黑热病人。在当时的条件下,在一个省的范围消灭一种疾病,在全国乃至世界上都是一种创举。

2001年,90岁的王兆俊病危期间立下遗嘱,要把自己的骨灰洒在泰山上,好让自己继续看护为之奋斗的土地和人民群众。

在洒骨灰的那天,除了所里的干部职工,还有泰山脚下的百姓。许多人是全家一起赶来,他们有的靠着岩石,有的扶着松树,痛哭失声。

全歼丝虫病  

建国前,在泰山以南的泗河两岸、微山湖一带,丝虫病也很严重。

丝虫病是一种经过蚊子二次传播的寄生虫病。蚊子在夜里吸食带有微丝蚴的病人的血后,微丝蚴在蚊子身上发育,重新传播给人类,在人类的淋巴系统长大,阻塞淋巴管,造成腿部和生殖系统的象皮肿,严重的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形成残废。丝虫病是仅次于精神病的第二大致残的疾病。至建国初期,山东省有微丝蚴感染者和有症状的患者各250多万人。鲁西南地区流传着“邹滕峄县,粗腿大蛋;泗河两岸,十男九疝”的俗语。许多得病的家庭夫妻离婚,年轻人找不到对象。青年农民叫郑成富阴囊有十几斤重,羞得多次想自杀。

1955年,山东省在枣庄成立了丝虫病防治所,由于发大水,房屋被冲垮,就搬到地势较高的济宁市重新建所。1956年春天,丝虫病防治专家仲崇祜教授带着全家一起来到济宁,投入到丝虫病的防治工作当中。

仲崇祜长得高大潇洒,风流倜傥。1913年出生于天津,1935年毕业于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抗战爆发后,他投入到红十字会救护总队,带领一支救护队在山西进行抗战救护工作。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女医生黄振云爱慕英雄,二人结为伉俪。由于历史的原因,仲崇祜夫妇因为历史问题经常被批斗。后来,所里为了照顾他们,让仲崇祜到一线去做丝虫病防治工作,让黄振云辞职在家照顾孩子,不用再参加批斗会。

仲崇祜全身心投入到丝虫病的防治工作当中。他深入疫区,组织开展大规模的丝虫病调查,证明全省68个县人群微丝蚴阳性率平均为7.1%,最高达到39%,为掌握山东省丝虫病流行状况、全面开展丝虫病防治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

检查微丝蚴患者,需要在夜里行动,因为微丝蚴只有在人们睡熟之后,才会从心脏等深度器官蔓延到耳朵等表面器官。从1958年开始,全省抽调4500多名医师和医药院校毕业生,分成35个丝防大队,分赴人群微丝蚴阳性率5%以上的县开展丝虫病查治。夜里,队员们都骑上自行车,提着马灯,一路长长的灯影,到各个村庄去进行检查。半夜时分,他们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砸开农户家的门,给人们扎破耳朵取血,将血滴在玻璃片上,第二天在显微镜下进行检验。此时群众睡得正香,很不愿意开门,即使开了门,也气得用尿罐子砸丝防队员。村民们很不喜欢他们,称呼他们是“割耳朵的”。

仲崇祜带领专家组巡回指导,他们编写各种宣传资料,通过集市宣讲、放电影等机会,宣传丝虫病防治的意义,他们还把显微镜搬到村里,让群众看到丝虫病的活动,打消群众的抵触情绪。

治疗微丝蚴的特效药是海群生,可是服用多大的量才能治好微丝蚴?仲崇祜又反复进行试验比对,经过上千次的比对,证明7天共服用4.2克的药量,就能彻底治愈微丝蚴患者。后来,在患病人群大量下降之后,仲崇祜从普遍食用的碘盐中得到启发,何不也将海群生拌到食盐里?一开始,他在自己家中用拌了海群生的食盐,没有出现任何发烧和呕吐的反应。随后在滕县、宁阳和临沂的6个自然村试用海群生药盐,半年后,微丝蚴率大大下降,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从上世纪70年代初,山东实施大规模海群生药盐防治丝虫病。全省共投入药盐7.5万吨,2321.9万人服用药盐。1983年,经卫生部专家组考核,山东丝虫病流行区人群微丝蚴阳性率降到0.01%,在全国率先达到了基本消除丝虫病的部颁标准。后来,海群生药盐在全国大面积推广应用,大大加快了全国控制丝虫病的进程。

仲崇祜对于那些得了晚期象皮肿的病人采用手术和加固等办法进行治疗,很多病人都治愈出院,有的人还结婚生了孩子。那个曾经多次羞愧自杀的郑成富,最后活了84岁。

1979年6月,仲崇祜代表中国出席世界卫生组织召开的西太区与东南亚地区丝虫病研讨会,介绍了中国丝虫病防治经验。由他倡导的“海群生食盐防治丝虫病”和以阳性蚊媒为监测指征发现传染源的方法被世界卫生组织誉为“中国的成功经验”。

但是,仲崇祜一直有一个心结,他不断地写申请,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即使在受到批斗的时候,依然不改初衷。1986年,在他72岁的时候,经过上级组织部门批准,吸纳他加入中国共产党。那年7月7日,白发苍苍的仲崇祜和所里的青年人一起举行入党宣誓,看到他激动得热泪滂沱,年轻人都感到十分惊讶。他擦擦眼泪,笑着说:“共产党是一个为真正人民谋福利的组织,我一直敬仰共产党,今天,我终于加入了这个组织,实现了自己一生最大的愿望,我高兴啊!”

临去世前,仲崇祜在北京住院,他留下的唯一遗嘱,是让家属补交那一个月的党费。

消灭肆虐数千年的疟疾

疟疾是一种历史悠久、分布广泛的寄生虫病,在《左传》中就有齐侯患疟疾的记载,迄今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山东出现了两次疟疾大爆发,患者分别高达600多万人和460 万人。民谣有“夏秋多荡殃,庄稼难上场,家家病满床,无人熬药汤。”有的因为连续高烧、贫血、心脏衰竭而死亡,严重影响了人民身体健康。

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成立了疟疾科,由疟疾专家程义亮担任科长,具体负责疟疾防治的业务工作。他通过深入研究,发现山东的疟疾与南方的疟疾不同,山东是单一的间日疟,病人隔一天发作一次。这种疟疾比较顽固,第二年春天容易反复。当时治疗疟疾的药已经有奎宁、氯呱等多种,他们对各种药品的疗程和效果进行反复比对,证明采用氯喹合并伯喹的七天连续服药的办法效果最好,第二年的春天,再对这些患者进行一次服药,就能够彻底根治。为此,程义亮和专家们提出了“两根治,一预防,大力灭蚊”的防治措施。“两根治”是指在疟疾流行期对疟疾病人进行治疗,在第二年春季休止期再进行根治,“一预防”是指在疟疾流行期对健康人群全部进行预防性服药,“大力灭蚊”是指进行大规模的爱国卫生运动,消灭蚊媒。

程义亮出生于泰山脚下东平县一个贫困农村家庭,他身材瘦弱,戴着高度近视镜,穿戴就像一个老农民,也不爱讲话,到农村指导疟防工作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位指挥疟防千军万马的大专家。 

山东省按照程义亮等专家的意见,大打一场消灭疟疾的人民战争。从1961年到1979年,每年拨专款1000万元购置抗疟药品,每年从事疟疾工作的专业人员、赤脚医生和卫生员达到100万人,他们提着水壶、茶碗,带着药品,挨家挨户地送药,甚至送到田间地头。据统计,山东全省服用各种抗疟药达6亿人次。

到1985年,山东全省的发病率连续三年保持在万分之一以下。1988年在全国率先实现了基本消灭疟疾的目标,为全国疟疾防治工作提供了经验。自2012年以后,山东省再无发现一起当地感染疟疾的病例。2019年,山东省达到完全消除疟疾的目标。

英雄群像

近70年峥嵘岁月,一代代寄生虫病防治专家和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小蟊贼”进行斗争,为保卫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付出了极为艰辛的努力,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多年担任疟疾科副科长的李志诚个子很高,又白又胖,笑声朗朗,人称“大老李”。1971年,在山东第二次疟疾爆发后,他被安排到疫情严重的菏泽蹲点,实地搜集第一手的疟疾资料。当时菏泽地区疟疾病人已经达到100万人。李志诚和同事们带领当地的防疫人员白天给病人送药送水,晚上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在村口支起蚊帐抓蚊子,研究蚊子的习性。许多防疟的基础资料都是他带着基层防疫人员一点一点完成的。

1986年春天,山东省对基本消灭疟疾进行检查验收,李志诚已经退居二线,领导考虑到他菏泽情况熟悉,问他能不能去一趟,李志诚爽快地答应了。他到了菏泽,一连跑了六个县检查工作,4月26日下午,他在会上部署工作,讲着讲着,突然,他的血压急剧上升,脑血管一下子破裂,就昏迷过去了。同事们急忙把他送到医院,他却再也没有醒来。许多村庄的百姓和李志诚很熟悉,听到他去世的消息,纷纷来到医院,痛哭失声,说:“大老李,你这么牵挂着俺的病,如今都好了,你怎么就舍得离开俺?”

科研人员路吉宽29岁那年,早晨离开家的时候,他还和妻子有说有笑,之后,他骑着自行车下乡检查,突然被一辆大卡车撞飞,再也没有醒来,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9岁的青春韶华。

微山县基层丝虫病防治队员蔡俊山撑着小船给在微山湖区的百姓送药,中途遇到大风,小船倾覆,不幸遇难。

如今,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在划归山东省医学科学院的基础上,又和泰山医学院等单位联合成立了山东第一医科大学,规模壮大,实力更强,发展前景也将会更加广阔。

巍巍乎泰山,见证了山东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送走黑热病、丝虫病、疟疾三大“瘟神”的伟大成就,感天动地,震古烁今,永铭山川,彪炳青史!当年科研英雄们和人民群众筚路蓝缕防治三大寄生虫病的事迹,已经成为新中国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就像一曲款款深情的老歌,在齐鲁大地上余音绕梁,代代传唱! 


My JSP 'top.jsp' starting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