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济宁市政协网! 站内搜索:
扫描二维码
进入公众号
My JSP 'top.jsp' starting page

学习园地

首页>学习园地
济宁米氏家族 中国民族工业的先驱

发布时间:2019-07-15   浏览量:547

杨义堂


在山东有两家大型煤矿——枣庄煤矿和新汶矿务局华丰煤矿,它们的前身分别是清末民国的中兴矿局和华丰煤矿,其创办都和济宁运河边的一个回民家族——米氏家族有关。

济宁米家,元末明初从山西辗转迁到山东济宁,世代居住在老运河小闸口附近,以农耕、缫丝和回民教务为业。到了清代道光年间,米氏家族中出了一个米协麟,于同治年间考中了进士,积极参加洋务运动和自强运动,此后三代人创办煤矿,业绩突出,声名远扬,称为“米进士家”“米官家”,在山东乃至中国民族工业史上都有其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民进士、中兴煤矿的创办者米协麟

米协麟(1829-1904年),字瑞符,号景韩,生于道光年间的1829年,小时候家庭十分困难,米协麟白天读书,夜里帮助家里缫丝,常常忙到深夜,第二天又早早起床,拿起一个冷干粮,一边啃着,一边走过运河老街,去书院读书。因为爱读书,受到回族乡邻的赞赏和帮助。他20岁时,考中秀才,33岁中举人,后来在泗水担任训导,学生中有两位后来考中进士。米协麟45岁时在会试考试中名列第二名,又考中进士,但是由于陕西回民暴乱的影响,米协麟只名列三甲第22名。他是明清两朝济宁唯一一名回民进士,最初分到福建任县令,由于父母年迈,身体有病,遂上书辞官。经过吏部的考察,受到照顾,就近转分到直隶总督李鸿章行辕,因为踏实肯干,被李鸿章视为“干济之才”,推荐他担任直隶东明县知县。当时东明县旱灾和瘟疫严重,强盗横行,百姓饥寒交迫,饿殍遍地,米协麟上书朝廷停征税赋,开仓赈灾,使百姓能够生活下去。他又捕获强盗,严惩正法,促进了地方的安定。

米协麟在山东峄县有一门表亲叫金铭,也是回民,祖祖辈辈开小煤窑。峄县地区从宋代就有小煤窑,当时浅层煤已经挖光,许多煤窑早已经歇业。金铭、李朝相受到洋务运动感染,想开砂石大窑,约米协麟一起投资。米协麟也热衷洋务运动,于是积极参与,相约要“为国家谋富强,为百姓求富裕”,共开煤矿。但是,由于股本有限,没有采到出煤层就没钱了。

此时,李鸿章正大办洋务,对煤炭十分需要。米协麟相约一些官员投资煤矿,并向李鸿章上书,得到李鸿章的大力支持,决定以“官督商办”的形式开办矿局。李鸿章派米协麟和一名叫戴华藻的候补知县一起到峄县考察办理,米协麟和戴华藻、金铭、李朝相等人在峄县乡村实地勘探,确定在一个叫枣庄的小村庄建矿,为了实现“中国复兴”的目的,取名为“峄县中兴矿局”。他们买来了采矿的大机器,当地人没见过这些机器,认为是“洋大炮”。峄县县令知道后,以“忽城忽乡”“招摇撞骗”之名意欲逮捕金铭、李朝相,将米协麟上告至山东巡抚。山东巡抚又上告李鸿章,要求惩处米协麟、戴华藻。李鸿章对此十分生气,几次去函斥责山东巡抚:你原来在直隶当布政使的时候,和米协麟共过事,他朴实耐劳、兼有学问,你不知道吗?煤矿这才可以继续办下去了。

1882年,中兴矿局出煤了,拿去天津制造局试烧,证明“较日本上等煤尤佳,与英国松白煤相仿。”李鸿章又上奏朝廷,减免中兴矿局的税银,中兴的煤炭十分畅销。

这一年,米协麟父母相继去世,他辞职回到济宁“丁忧”。三年期满之后,适逢清廷对西北回族暴乱改剿为抚,因为米协麟是回民,廉洁干练,调任甘肃文县担任知县,后又调任平番知县。米协麟用悬赏的办法缉获惯匪,使社会逐渐安定下来,内地通往新疆的道路得以恢复通行。他还写了《西藏时势说》,上书反映西藏问题。当时的住藏大臣经过平番县,向米协麟询问治理西藏的大计,米协麟答道:“道路险远,用兵不易,宜和平办理。”得到住藏大臣的首肯。

1890年,米协麟调任静宁知州。1892年,米协麟63岁那年,辞官回乡,回到济宁,他潜心著书立说,“不予外事”。著有《时务说》《辽左陇右边防说》《保护朝鲜论》等许多著作,曾经为甲午战争"三英"之一、山东籍回民民族英雄左宝贵撰写《左军门捐资重修清真寺碑记》,颂扬左宝贵的义德善举。米家积累了藏书万卷,书画名家的珍品很多。

1904年,米协麟去世,享年75岁。在今天枣庄国家级中兴矿山历史公园的广场上,立有米协麟、金铭等人的铜像,以纪念这些中兴煤矿的开创者。

不愿做官、矢志创办实业的米汝厚

米汝厚(1853-1925年),字献臣,是米协麟的长子,他身材高大,执着倔强。米汝厚考中秀才之后,来到父亲任职的直隶东明县当差,任候选县丞,因为参加黄河抢险立下大功,得到直隶总督李鸿章的赞扬,上报朝廷授予他候补知县,这是许多举人、进士也没有的待遇,大好的前程在等着他,但米汝厚热衷实业,不恋官场。

米协麟丁忧离职之后,米汝厚继承父亲在中兴矿局的股份,来到中兴矿局担任股东。1893年,中兴煤矿发生了一次透水事件,百余名矿工遇难,负责煤矿业务的戴华藻之弟戴睿藻被李鸿章撤职。地方守旧官员“因噎废食”,联合山东巡抚关闭了煤矿,南方的大股东对北方的股东们一无交代,卷款逃走,原煤矿人员解散,只剩下四台大机器孤零零地扔在峄县枣庄村外的田野里。山东巡抚仍不罢休,要求尽快将机器搬离山东。地方势力为了霸占矿源,欲烧毁设备和厂房。

当时,德国把山东当作势力范围,多次派人来枣庄一带勘察矿藏,购买土地。为了保护矿产资源,金铭等人去找米协麟的大公子米汝厚,希望米汝厚出面挽救煤矿。米汝厚立即回到峄县枣庄村,和金铭等人研究对策,决定赴上海找南股的大股东,取得他们的支持,采用租赁机器的办法,开办公兴民矿,保住煤矿资源,抵制德国霸占图谋。

公兴民矿经过两年的开采,运转逐渐正常,除了销售的煤炭外,还积存了7000筐煤。股东们看到了希望,矛盾得以化解,决定恢复中兴,再次办大矿,由原股东之一的兖沂曹济道道员后兼山东盐务道道员的张莲芬保留官衔,去中兴办矿,利用公兴民矿的机器和存煤,再募集中外股本200万大洋,办起了华德中兴煤矿有限公司。由于德国资本在这里占不了便宜,不再出资,煤矿遂改名为“商办山东峄县中兴煤矿有限公司”。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成为国内最大的民营资本开办的煤矿,和日本人控制的抚顺煤矿,英国人控制的开滦煤矿,并称为清末民国三大煤矿。

解放后,中兴煤矿发展成为枣庄矿务局枣庄煤矿,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峄县枣庄村发展成为鲁南重要的煤矿城市——枣庄市。

米汝厚十分精明能干,他不仅学会了煤矿经营管理的经验,而且学到了找矿的技术,能够从山川地形上看到煤矿埋藏之处,人们说他“有眼窝”,赞扬他是找矿专家。

看到中兴煤矿因为股权纠纷矛盾重重,米协麟决心兴办新的煤矿。那时候,泰山南部的宁阳县有许多小煤窑,但都小打小闹。米汝厚来到宁阳勘察地形,觉得地下埋藏丰富,应该在这里办大矿,抢在德国人的前头,保住国家矿产资源。他挑头筹集股本四万块大洋,准备开办煤矿,在地方申办了采矿权。德国公司以山东为其势力范围,阻止煤矿开办。米汝厚不为所动,并相约立定章程,“拒招洋股”。

1908年3月,米汝厚在东磁窑村王家大院召开股东会,提议用“华丰”二字作为煤矿的名字,寓意中华丰收,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正式成立了华丰煤碳有限公司。

米汝厚购买德国进口设备,打了3眼立井,建起了当时最先进的采煤生产线。1911年10月,煤矿出煤,当月出煤达到600吨。经过几年含辛茹苦的努力,获得了23万元的利润。

米汝厚将挣来的钱主要用于扩大生产,继续采购先进设备,华丰煤矿蒸蒸日上。华丰煤矿附近人流车流聚集,渐渐形成了华丰车站和华丰镇。

米汝厚在老家济宁买了一处五进院落的大院子,是回民大户马家的老院子。米汝厚为了省钱,只是将其中的堂楼、过厅进行了维修翻盖,其他都保持不变。家族里有人说,米协麟、米汝厚当了大官,发了大财,应该在祖林里立碑。他反对说,不行,有点钱一定要用在煤矿上。

华丰煤矿的兴旺引起了土匪的注意,1917年,大土匪刘黑七第一次来煤矿抢走了三万元,仍不罢休,1918年又绑架了米汝厚的三弟米汝宽,拉到南山山区毒打扣押,米汝厚用八万元大洋换回了米汝宽,由于身体损害严重,米汝宽回来后不久就去世了。

1925年,米汝厚去世,享年72岁。许多年后,矿工还在怀念他们的第一位老东家,公认他处事公正,能力强,称呼其为“创业老经理”。

忠厚老实的“大先生”米寿昌

米寿昌(1875-1937年),字眉生,是米汝厚的长子,米汝厚去世后,米寿昌继承了米家在华丰煤矿第一大股东的权力,成了“少东家”。

米寿昌忠厚老实,敬业守成,但是缺乏老经理的魄力,许多员工说,少东家要有老东家一样的水平,那就好了。

1930年,大土匪左云桥带人冲进华丰煤矿,吃住在矿上,矿上销售煤炭的钱都被土匪收走。土匪占领了三个月,煤矿损失了3、4万元。1929年至1931年,米寿昌干了三年经理,正逢军阀混战的“乱世”,很多事情都难以协调,虽然焦头烂额,仅能勉力维持生产。华丰煤矿的股东中有一个叫高鹤巢的人,他的父亲是前清翰林,也是时任山东省政府主席的韩复榘的老师。高鹤巢依仗韩复榘的权势,经过一番运作,当上了华丰煤矿的经理。高鹤巢上任之后,决定募集股本,继续打新井,扩大生产。

米寿昌回到家乡济宁生活,仅享受股权分红。由于华丰煤矿在扩股中对原来的股东待遇不公,许多老股东一起找到米寿昌,米寿昌也咽不下这口气,决定代表老股东和煤矿打官司。

米寿昌拿出自家的钱财,到北京和省里上告高鹤巢,高鹤巢有煤矿雄厚的资金,有韩复榘的后台,这官司怎么能够打赢?米家一连打了5年多的官司,花费了很多的钱,甚至变卖了土地,也没有打赢。旷日持久的拖延,使米家的经济实力渐渐衰落了下来。

米寿昌心地善良,谁家有困难了找到他,他都会施以援手。济宁一家开馒头店的街坊因为持有的钱庄银票作废面临困境,找到米寿昌,他就让自家的恒兴布庄收下银票,换成现金,救了街坊一家,但这些银票后来都成了废纸。回族王姓大家族春节期间死了老人,买不到白孝布,无法发丧,他让王家的人都到恒兴布庄赊布。王家人很多,布也赊出去了很多,等到要账的时候,由于子孙众多,互相扯皮,谁也不愿意替祖宗还账,一直无法收上来。米家的东邻因为贫困,几次要将房院卖于米家,如果能买了这个院子,米家的院子就成了方形。但是米寿昌一直拒买,而是接济那家人的生活。他说,我决不能乘人之危,使邻居后代无房可住。这一举动,也使那家邻居代代感激。米寿昌还带头向清真寺捐款,在家门口向无家可归的穷人施粥,被人称为“大先生”。他还曾担任民国时期“济宁城议会议员”,并连选连任。

1937年12月底,米寿昌去世,享年62岁。不久,日本人就占领了华丰煤矿,也很快占领了济宁。

日寇占领济宁期间,米家联合回族乡老,利用米家大院的前半部分办起了难童学校,后来发展为济宁普育回民小学。

米氏族人在抗战期间,保持气节,无一人投降敌人。

建国后,华丰煤矿成为新汶矿务局华丰煤矿,重新焕发了生机。 

建国后,米家后人作为“破落资本家”的后代,和共和国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无怨无悔,大都成为基层干部、教师、工人等普通劳动者,服务于共和国各个行业,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人物层出不穷。

2006年,因为扩建普育小学的操场,米家大院的后半部分老建筑被拆除,济宁运河岸边,再也没有一点历史的痕迹可寻。

近二十年来,米协麟的第四代长孙米扬声和第五代长孙米龙四处奔波,搜集家族历史资料,编撰出《米协麟家世史料汇编》一书,将米协麟祖孙三代在清末民国的艰难环境下、矢志不移兴办民族工业的历史一一记录下来,许多故事让人感动。

让我们一起为这个家族投身民族工业、为了“中兴”“华丰”的百年梦想和不懈努力表示深深的敬意!


My JSP 'top.jsp' starting page